当前位置:主页 > IT资讯 >

千万借贷联保"套局":数十家民营企业陷失信、倒闭困局

栏目分类:IT资讯   发布日期:2019-08-17   来源:新京报   浏览次数:
千万借贷联保

(原标题:千万借贷联保"套局":数十家民营企业陷失信、倒闭困局)

千万借贷联保“套局”

浙江龙泉数十家民营企业因向同一企业连续担保贷款未偿还,导致失信、倒闭;当地公安调查称资金流向很难逐笔核实,无法审计

7月16日,叶品良车祸后左侧胳膊上仍留有大片伤痕。

7月18日,佳和集团,位于龙泉市区,佳和小额贷款公司即设在集团大楼内东侧。

7月18日,龙泉市区主街道龙翔路,原“商海会所”就开在这条路上的德光集团大楼四层。

2019年7月17日,李成恩、蔡仁英在家中向新京报记者展示判决书,他们所在的房子已被抵押。a10-a11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韩茹雪

直到第三笔担保无法按时偿还,累计金额达800万元,刘远彬才意识到自己被“套路”了。

刘远彬是浙江龙泉的一位民营企业家,为第三人的借贷进行担保,借款人没有按期偿还,他因此背负债务,巧合的是,当地多家企业主和他一样因此负债。这些担保约定多数共同指向借款人蔡道伟(林建伟的朋友)——龙泉本地企业家,总金额超过4000万。

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蔡道伟2017年被龙泉市法院一审判决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。是蔡道伟企业经营不善而产生风险,还是企业家的钱被“套路”、被骗?

包括刘远彬在内的数十位受害企业家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们被“骗”走的钱,往往经过林建伟或者佳和公司总经理胡建敏介绍、“打招呼”,最终流入蔡道伟手中。

因担保而背上债务的企业家们,不断实名举报胡建敏、林建伟、蔡道伟合伙诈骗。2019年7月26日,龙泉市公安局回应新京报记者,胡建敏与林建伟分别以高利转贷、骗取贷款罪被判刑,此案中如刘远彬等企业家是受害者。蔡公司资金流向很难逐笔核实,无法审计。

蔡道伟的钱追不回来,受害企业家依然要背负债务,多家企业因此破产。他们举报蔡道伟等人在官场有“保护伞”。

针对“保护伞”问题,7月26日,龙泉市公安局回复称,2018年2月,丽水市一级相关单位人员曾组成核查组到龙泉调查此事,2019年1月,调查结论为“保护伞”问题查无实据。

连锁式担保与破产

2019年7月,《浙江一举报高官者在被警方约谈途中遭宝马车撞飞》一文在网络上发酵,文中被撞者为叶品良,他和浙江龙泉的一些民营企业家,一直在持续举报当地官场存在“保护伞”问题。

举报由借贷担保而起。浙江龙泉多位民营企业家,因为借贷担保导致公司破产、自己成为“老赖”。他们怀疑借款人与出借方联合诈骗,而自己作为担保人要承担清偿债务责任。

龙泉是浙江省丽水市的一个县级市,位于浙闽赣三省交界,以青瓷、宝剑闻名于世,近年来,成为汽车空调零部件产业发展的重地。多位企业家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贷款难”是当地民营企业面临的普遍问题。

银行放贷会提出两点控制金融风险的要求:一是“联保”,企业主向银行贷款,要找其他企业来担保,某一企业还不上贷款,银行可以向担保企业追偿;二是“转贷”,定期转贷,即贷款到期时如还需贷款,要先把之前贷款的钱还上,然后再贷出来,即“还旧借新”。

对于把大部分资金投入生产经营的企业来说,往往缺乏流动资金,面临转贷难问题,短期周转需求下,小额贷款及高利贷在龙泉扎下了根。

联保举措,也让民营企业家的“圈子”感更重,互相帮忙担保中,人情一层层模糊了法律风险意识。当一家企业倒下,多米诺骨牌效应也很容易相应扩散开。叶品良与其他企业家便深受其害。

叶品良2000年左右便在龙泉做汽车空调配件生意。2019年7月18日,叶品良告诉新京报记者,2014年7月,自己因银行转贷需求向商海会所借款30万,准备借用10天左右。

商海会所是一家开在龙泉市区的“地下钱庄”,从事放贷生意。多方独立信源证实,蔡道伟是“商海会所”的股东之一。

叶品良回忆,蔡道伟此时找上门来。蔡道伟以“股东不方便向会所借款”为由,借叶品良名义从商海会所再借出60万,故最终变成叶品良向商海会所借款90万,并追加蔡道伟为担保。

相关银行转账凭证显示,商海会所借款到账后,叶品良将60万转给蔡道伟,后叶如期偿还了自己的30万本息。

蔡道伟在当地经营一家运动器材公司。多方独立信源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蔡道伟的公司是“空壳公司”,蔡经营该公司是为了向银行抵押厂房土地换取贷款,之后向外放贷。

天眼查显示,蔡道伟名下只有一家公司:浙江华正运动器材有限公司,他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。该公司位于龙泉工业园区,2007年成立,注册资本5000万,实缴资本300万。

蔡道伟的60万没有还上,叶品良被商海会所的放贷经理起诉。叶品良深感被骗,一审没有应诉,相关判决书显示,法院判决叶品良负有还款责任。判决强制执行,叶品良及妻子的银行账号被冻结,公司的资金周转随之出现问题,企业最终在2017年11月破产。

龙泉当地民营企业家柳杰、李火有、刘小宝等人陷入同样的困境。因担保而背上债务的企业家们怀疑,自己的钱被“套路”走了,一同陷入困境的还有蔡道伟的亲人。

既是受害者,又是失信人

蔡道伟幼年父母离异,由奶奶抚养长大,相距几十米,便是姑姑家。姑姑蔡仁英与姑父李成恩想不到,人到晚年还会被银行找上门来,房产不保。

2015年2月、7月,中国银行龙泉支行分别向蔡仁英、李成恩放款40万元、200万元,前者用途为装修,后者用途为购买青瓷,相关银行贷款凭证印证这一点。彼时,蔡仁英58岁,从小学教师的职位上退休,李成恩70岁,就是本地农民。

2019年7月18日,李成恩告诉新京报记者,这笔钱是蔡道伟找到他们,说帮忙周转资金。老两口没有想太多,将自己唯一的房子抵押给银行,配合蔡道伟与银行,签了一堆“不知道是什么、也没有细看”的文件,这座被抵押的房子,位于龙泉市剑池街道,也是他们唯一的房产。

银行的贷款相关文件中可以看到,夫妇二人注册了“青木堂”工作室,所谓“装修”与“购买青瓷”正是用于此处。但李成恩告诉新京报记者,这些都是蔡道伟弄的,后来他才知道,为骗取贷款,蔡道伟还弄了个假营业执照。

这份假的营业执照来源于叶传应。2019年7月17日,叶传应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曾经是蔡道伟的司机,后在蔡道伟的厂子空地开设“六木堂青瓷工作室”,营业执照就放在蔡道伟的下属、也是当时厂长的办公室,再后来自己搬离厂区,被告知营业执照丢失,“当时按照规定,我还专门登报发了声明,后来去补办的”。

这份“丢失”的执照除了名称发生变化,被蔡道伟原封不动搬到贷款审核文件中,摇身一变,成了其姑姑、姑父所有,并被银行认定后发放贷款。

为期一年的贷款无法偿还,银行把李成恩夫妇起诉到龙泉市法院。2016年3月,龙泉市法院判决李成恩、蔡仁英、谭小娟(蔡道伟妻子)偿还贷款本息,中国银行龙泉支行有权就抵押物(该房产)折价或拍卖、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。

夫妇俩多次举报、向公安机关反映,龙泉公安局2018年4月的一份《立案告知书》显示“中国银行龙泉支行涉嫌违法发放贷款”一案“符合刑事立案标准”,已经立案侦查。2019年7月26日,龙泉市公安局就此事回应新京报记者,在此案中,龙泉支行已经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立案,2018年相关人员已经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尽管如此,夫妇二人依然时常被银行催债。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房子就没了,他们曾经带人来估过价,后来因为和对方没谈拢,作罢。”2019年7月,李成恩回忆。

李成恩表示,蔡道伟骗取贷款成功,银行也有责任,“银行根本没有去核查,上百万的贷款就发出去了”。2019年7月26日,龙泉市公安局回应新京报记者,蔡道伟曾参与多起赌博案,公安机关最近已查到有当地银行高级管理人员参与,目前已经对其采取刑事措施,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,李成恩、蔡仁英与上述企业家在此案中都是受害者。

除受害者身份,他们的另一重身份也是“失信人”。这也是龙泉多位民营企业家的共同处境,从困境中侥幸逃离的刘远彬,这位当地民营企业家,用替人偿还数百万的代价,勉强保住了公司。

错综复杂的骗贷、担保背后,资金去向追踪尤为关键,顺着这条脉络,可以大致窥见蔡道伟与其“团伙”。

千万借款去向成谜

新京报记者梳理数十位受害企业家案件发现,他们被“骗”走的钱,往往经过林建伟或者佳和公司总经理胡建敏介绍、“打招呼”,最终流入蔡道伟手中。

通过刘远彬的一次借贷担保,可以大致看到类似担保案中资金流向脉络。判决书显示,这笔担保发生在2014年初,蔡道伟向白晓华(胡建敏妻子)借款400万,担保人为林建伟与刘远彬,这是一笔未能偿还的借款。

今年61岁的刘远彬,在龙泉做汽车空调配件已经多年,曾担任龙泉市五金汽配协会会长。在当地人眼中,他是龙泉汽车空调配件行业的“老大哥”。林建伟小刘远彬5岁,当地企业主形容二人关系为“亲如兄弟”。林建伟跟蔡道伟也是好朋友。

2019年7月17日,刘远彬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,这张借条是林建伟以帮蔡道伟的名义让自己签的,“签字的时候,金额、日期、借款人都没有,林建伟就说‘有神秘领导资金支持’,借期半年,我坚持得写上个金额,最后担保书上借款金额‘400万’是我写的”。

“神秘领导”就是胡建敏的妻子白晓华。针对这笔交易,2019年7月24日,胡建敏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不存在“空白借条”,这就是一个单纯的借贷问题,不是所谓的“诈骗”。对于这400万的来源,胡建敏称是夫妻二人的“闲散资金”,他2007年从当地经贸局退休后便到了佳和公司工作,妻子白晓华已退休,此前在某国企工作。

2019年7月24日,佳和公司法定代表人叶建和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,与胡建敏是高中同学,自己对于“佳和公司”具体操作不清楚。他承认后期佳和公司放款操作不如之前规范。

关于蔡道伟借贷钱款去向,2019年7月26日,龙泉市公安局回复新京报记者称,经调查,蔡非法集资金额4480万元。蔡公司与个人资金混同,很难逐笔核实资金流向,公安机关多次请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,最后结论:蔡公司资金流向无法审计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蔡道伟曾参与多起赌博。2017年10月,龙泉市法院以赌博罪,判处其有期徒刑7个月。新京报记者获取到一段林建伟妻子吴美云、蔡道伟与受害企业家等人的交谈视频,吴美云称蔡道伟借来的钱“赌输了”。多个独立信源证实,蔡道伟的钱很多输给了胡建敏。2019年7月,新京报记者向胡建敏求证,胡否认此事。

2016年华夏时报曾以《民企借贷担保陷深渊 浙江龙泉病毒式联保》报道系列担保案,蔡道伟在接受采访时,并不否认牵涉有关纠纷,但表示“现在我没钱,有钱我是要还的。”林建伟则称,有关企业都是自愿担保,要按照法律规定承担相应责任。

2019年7月,龙泉市公安局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报道刊发后,龙泉市公安局高度重视并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。针对蔡道伟向白晓华借款400万、刘远彬担保一事,在政府有关部门主持下,双方签订了和解书。

《和解协议书》显示,白晓华放弃刘远彬为蔡道伟担保300万(100万元已还)及利息的权利主张,不追究刘的相关保证责任。刘远彬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出有损于政府威信、有损于龙泉相关金融机构、企业的行为,包括但不限于利用媒体、投诉、上访等方式,否则协议作废,刘远彬依然要承担连带清偿责任,落款时间为2016年12月22日。

判决书显示,此前,在2016年6月,龙泉市法院以“民间借贷纠纷”定性此案,判决刘远彬对白晓华所借出的300万元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。

但和解并不是龙泉数十例相似案件的终点。如柳杰、叶品良、刘小宝等企业家,因深陷担保案件,最终企业破产,自己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成为当地人眼中的“老赖”。

事业已无,曾经风生水起的企业家们,现在不能坐飞机、不能坐高铁。柳杰废弃厂区二层的小屋成了打发时间的好去处,喝喝茶水、打打麻将,他们面临的选择只有两个:“要么帮人还钱,要么做老赖”,刘远彬感叹。

企业家们质疑蔡道伟等人“团伙”作案,在该案中,最终蔡道伟被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胡建敏被判高利转贷罪后被取保候审,林建伟被判骗取银行贷款罪。

“明明就是合伙诈骗,现在这么割裂看待每个人的案子,是不公正的。”企业家们不断向龙泉市公安局反映,并实名举报、质疑此案背后有保护伞。

“保护伞”问题查无实据

2019年7月,《浙江一举报高官者在被警方约谈途中遭宝马车撞飞》一文在网络上发酵,文中被撞者即为叶品良,他骑电动车去公安局路上被撞,事后,龙泉市公安局公布了现场视频监控,确认为交通意外事故。

2019年7月17日,叶品良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,“并不清楚对方是不是故意,但很后怕。”因借贷担保案件,叶品良一直实名举报曾在龙泉工业园区管委会、松阳县公安局任主要领导职务的一名官员充当了蔡道伟的“保护伞”。

上述官员在任龙泉市工业园区管委会主要领导期间,2012年,蔡道伟当选龙泉市政协委员,成为“工业组”24名政协委员之一。按照规定,政协委员一届5年,意味着蔡道伟应该是2017年届满,但他2016年8月被刑事拘留(非法吸收公众存款+赌博)。

接近管委会的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该政协委员的选举实际上是上述官员“拍板”的,蔡道伟的企业只是“小小的一个公司,厂子利润税收都排不上号”。与蔡道伟同期当选的政协委员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点。

“政协委员”的身份,为蔡道伟无形中带来很多便利。多位受害企业家称,为蔡道伟借款做担保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“政协委员身份,感觉很有前途”。

蔡道伟的一位亲人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上述官员调任松阳县公安局任主要领导后,蔡道伟也跟着过去,“蔡道伟说有人罩着,肯定能赚钱。”

蔡道伟在松阳做的生意是“松阳县臻品堂土特产商行”,工商资料显示,注册时间为2013年3月,法定代表人为谭小娟(蔡道伟妻子)。店面开在松阳县主城区,如今已经关店。

一位接近上述官员的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上述官员曾邀约他一起合伙开上述同类店,他没有答应,后来没过多久,发现店已经开起来了,正是蔡道伟那家店,上述官员还曾送给他该店的代金券。

针对上述官员被控“保护伞”问题,2019年7月26日,龙泉市公安局回复新京报记者称,目前查无实据。

新京报记者 韩茹雪 浙江龙泉、松阳报道

本文来源:新京报责任编辑:张祖韬_nt5054


打赏本站

标签: 贷款 中国银行

Copyright © 2014 资源盒子 版权所有   黔ICP备14004500号-3   TAG
织梦标签工具下载 ↑↓
织梦标签工具下载